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正文

承诺保本暗示收益 个别券商理财产品涉嫌违规销售

2012-09-05 05:24:00     来源:证券日报  

近几年以来,股市低迷,以投资股票及相关产品为主的投资者损失惨重,他们开始将目光转向固定收益信托及债券类产品。自自创新大会召开后,各大券商纷纷加大在资管产品方面的创新力度,随着利好券商资管的政策陆续实施,券商开始与基金、银行等金融机构角逐资管产品市场。

记者近期随机走访了一些券商营业部,对他们的销售理财产品的方式是否违规做了一次调查。有认真按照规定对客户介绍产品的,也有对客户设下陷阱的。在走访中记者发现,由于现下股市低迷,与股市密切相关的偏股类理财,已经被经纪人置于推荐末位,债券类、货币基金与信托产品成为了经纪人推荐的重中之重。

发售渠道有望放宽

在券商创新业务之前,券商发售的理财产品种类有限,既没有基金的灵活多变,也没有银行的稳定收益,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券商理财产品德主要的营销渠道主要有营业部营销与银行等机构代销两种。

实际上,由银行进行代销券商理财产品对券商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银行在代销过程中分得的费用,又是对券商成本的一次增加。随着券商资管业务的发展,券商在逐步侵蚀着银行在资管商场上的份额,可想而知处于券商对手位置的银行,对于券商集合理财的发行并未大力支持,因而券商资管管产品大部分还是要依靠自己的营业部来完成。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销售资管产品的业绩提成很小,主要算作资产量。而券商还主要依靠向营业部规定额度来营销产品,每季度或每月会向每个营业部分配业绩量,一些风险大收益不太好的产品,销售并不好,营业部销售业绩压力很大。”

对于上述的说法,一家券商资管高层表示,券商资管自发展以来确实面临很多问题,而进入股市低迷期以来,券商资管的发售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而最近公布的《备案制》以及鼓励资产托管、结算、代理业务等规定,则使券商资管销售压力减小,为券商资管产品的发售开拓了另一片天空。他告诉记者:“最近出台的各项规定,主要是对资管产品取消了多种限制,对资管发展大有益处。首先,将限额特定资产管理计划的成立条件由1亿元调整为3000万元,可以使券商减小资管发行规模,降低资管产品由于资金少于1亿而清盘的几率,也让券商资管产品的销售难度与额度都大幅降低。其次,投资品种的限制取消,适度扩大资产管理的投资范围和资产运用方式,使券商扩大了投资范围,加大了资管品种,使券商资管产品也可以变得多样化,可以说是对券商做大资管业务大力支持放宽限制。”

营销过程涉嫌违规

券商资管产品发售渠道的放宽并不表示产品的销售就会变得容易,一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这与其收益率明确、本金安全分不开,但券商资管产品市场规定,证券公司不得对客户承诺本金及收益,这也就大大降低了低风险投资者的投资热情。

记者随机走访了一些券商营业部,对他们的销售理财产品的方式是否违规做了一次调查。有认真按照规定对客户介绍产品的,也有对客户设下陷阱的。在走访中记者发现,由于现下股市低迷,与股市密切相关的偏股类理财,已经被经纪人置于推荐末位,债券类、货币基金与信托产品成为了经纪人推荐的重中之重。

对于现在热销的债券类与货币基金类的理财产品,银河证券一家营业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短期的债基本金收益都比较稳定,但是也不排除其固有的风险,可能达不到承诺的收益,但本金比较安全。货币基金类产品由于降息而导致最近收益稍降,但对本金没什么影响。固定收益类产品风险虽然很低,但是由于行业内规定,证券公司不能对投资者承诺这个收益与本金,合同中也不提及本金与收益。权益类的产品与股市关联紧密,收益不理想并不推荐。

对于代销的长期信托产品,工作人员则表示,虽然银河证券发行过的信托没有出现过风险,但固定收益类的信托并不如一些机构告诉大家的那样保险,风险也很大,有可能血本无归,看起来很保险的信托公司与融资方的质押担保,也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记者之后走访的中信、国元两家券商工作人员也如银河证券工作人员一样,严格按照规定向记者推荐资管产品,向记者如实披露各产品的管理能力与业绩状况,揭示各产品的风险,并且依据客户提供的投资信息与风险倾向推荐适合客户的产品。

不过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个别营业部存在涉嫌违规销售的问题。 宏源证券(000562)北京某营业部人士在记者问及产品收益时,工作人员并未遵守《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中的第三条,关于要求证券公司遵循风险匹配原则,向客户推荐适当的产品或服务,与三十六条中禁止向客户作出保证其资产本金不受损失的承诺。

该工作人员并未仔细询问记者的资金量与需要何种类型产品,而是直接告诉记者不管是长期产品还是短期产品都保本的。当问到合同是否会涉及保本协议时,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合同都是固定模式,不会提及本金问题,但保证实际的交易中本金是不会出问题的。

另外,在向记者推荐信托产品时,其不仅没有按照规定履行自己的信息风险披露义务,还对记者进行诱导,表示原来经手过的几个信托产品都能达到预期收益,同时还能保证本金安全,对于产品运行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风险却只字未提。

相关新闻:

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