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正文

反垄断遭遇互联网独特发展规律

2012-08-17 13:23:19  

学者认为互联网创新快,不能轻易界定垄断;互联网相关市场界定应当有更宽广的视野

8月14日,由浙江理工大学、安徽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共同举办的“反垄断法实施前沿问题国际研讨会”在杭州举行。自今年以来,身陷反垄断诉讼,微软不是互联网企业中的第一家。国外的苹果、谷歌都先后遭遇反垄断调查,而起步较晚的国内互联网市场,3Q大战第二季、唐山人人告百度等案件也开始出现在公众面前。

奇虎起诉腾讯垄断案的结果还未可知,有学者认为,奇虎360与腾讯产生争执的根本原因——互联网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是平台化的竞争,两者都以将用户最大程度地留在自己平台上,争取最大流量以吸引广告商或第三方应用接入为目标。因此,互联网领域相关产品市场的界定不宜过窄,应将双边或多边平台所涉及的每个产品市场都纳入分析。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认为,互联网领域没有永久的垄断,因为互联网依然在快速发展,创新不断,比其他领域更不稳固,在用反垄断法规制应联网市场竞争时,应采用发展的视角和更稳妥的态度,否则将有损互联网市场的竞争生态。

市场份额大不等于占据市场支配地位

4月18日开庭的奇虎诉腾讯垄断案中,奇虎引用第三方咨询公司艾瑞咨询提供的《中国即时通讯行业发展报告》,称腾讯的市场份额达76.2%,而其他任意一个经营者的份额都不超过7%。因为市场份额卷入垄断纠纷的还有百度。2011年2月,互动百科向国家工商总局提交了针对百度的反垄断调查申请书;3月又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百度不正当竞争,并提议拆分百度。

网络产业中大的市场份额难以真正代表企业的市场支配能力。正如比尔·盖茨所说:“新技术领域从不缺乏新技术对已有技术的挑战,有力的潜在竞争者如IBM、SUN每年投入数亿美元开发新软件以求替代Windows,一旦我们增加价格,怠于创新或者不能开发出符合顾客需要的功能,我们很快就会失去市场份额。”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IBM公司因在计算机市场上占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也曾引发了美国竞争法执法机构对其的反垄断指控,但10年之后,随着戴尔、惠普等新的竞争者的加入,IBM的市场份额则不断下降,致使反垄断诉讼成为不必要。事实上,受技术快速创新的影响,网络产业中垄断企业的产品即使占有再大的市场份额,也都有可能是暂时的,易变的,难以真正代表企业的市场支配能力也未必会危害竞争。

互联网创新不断 企业优势地位难持续

即便有充分证据证明企业的市场份额足够大,在互联网领域也不必然代表垄断的存在。天地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邓志松认为,在传统产业中,单凭企业市场份额达到一定程度就可能认定其有市场支配地位。但在互联网领域中,技术日新月异,市场份额及其对企业竞争力的影响不再稳固,有关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应当有更为前瞻和宽广的视野。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黄勇表示,互联网行业变化很快,竞争激烈,以创新为驱动力,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创新往往一夜之间就能改变市场格局,应该说互联网行业具有充分的自我调节能力,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长时间的维持市场支配地位。“当我们还在抱怨微软垄断的时候,微软已经开始抱怨甚至举报谷歌了,同样,脸谱一上市就市值千亿位列三甲,下一家颠覆者在哪里我们无法知晓,所以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问题应该以更加审慎的态度,更加长远的眼光来看待。”

著名反垄断法专家王晓晔教授也表示,一方面,互联网市场鉴于网络效应容易产生滥用行为,但是另一方面,互联网市场的快速创新有助于打破在位者的垄断势力,因为不可预测的产品替代和科技发展会影响相关市场的界定。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认为,从微软到谷歌再到FACEBOOK,逐一印证了互联网的创新让互联网领域更没有永久的垄断,因为互联网依然在快速发展,行业快速变局,创新不断,比其他领域更不稳固。

互联网的战争都是为了客户资源 不宜用“搭售”定性

2012年4月,奇虎360诉腾讯垄断在广东高院一审开庭。核心产品不同的奇虎360为何与腾讯打起仗来?

王晓晔教授表示,分析互联网市场的竞争首先需要界定相关市场,界定互联网企业的相关市场则需要考虑经营者的盈利模式。互联网服务商的交易平台一般具有双边市场的特征,这使得各类互联网服务商,如做即时通讯的腾讯和做安全软件的奇虎360有了共同的目标——通过争取免费用户的方式扩大收费用户。双边市场的特征使得各家互联网服务商相互具有竞争关系。

邓志松认为,国务院出台的《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仍然适用于互联网领域,只是在界定互联网领域相关市场时应更多地注意到其行业特点,尤其是其向广大用户免费、向第三方软件和广告商收费的双边市场特点。例如,在供给替代方面,腾讯和360就具有较强的替代性,任何一家企业都可以迅速地开发和对出对方的主打产品,即腾讯可以做杀毒软件,360也可以做即时通讯软件,二者之争无非在于用户规模方面;在需求替代方面,虽然看起来腾讯的QQ和360的杀毒软件都是免费的,替代性不明显,但是从收费的另一边来看,却具有较强的替代性。例如在线广告商的广告预算是有限的,他们既可以投入到腾讯的QQ上面,也可以投入到360的杀毒软件上面,在线广告商在意的是腾讯和360的用户规模,而非具体软件。

浙江理工大学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叶高芬认为,互联网平台化竞争趋势日益明显。例如,百度的核心产品是搜索,腾讯的核心产品是即时通讯,奇虎的核心产品是安全软件;但这些企业都在逐步向其非核心产品业务拓展。奇虎360与腾讯产生争执的根本原因——互联网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是平台化的竞争,两者都以将用户最大程度地留在自己平台上,争取最大流量以吸引广告商或第三方应用接入为目标。因此,在界定相关产品市场不应将眼光局限于腾讯的主营业务即时通讯,而是应该关注到双方以及其他经营者对搭建上述平台有价值的所有业务及应用。互联网领域相关产品市场的界定不宜过窄:应将双边或多边平台所涉及的每个产品市场都纳入分析。

此外,与垄断相关的搭售行为的认定,在互联网时代也显得愈发扑朔迷离。深圳大学仲春博士认为,互联网时代搭售行为更具普遍性和隐蔽性,且由于搭售行为对消费者福利影响的不确定,使得反垄断法对其规制产生了两难。仲春认为,应当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判断该搭售行为的合理性,就腾讯和奇虎的搭售之争来说,QQ软件管家与即时通讯软件捆绑的行为并没有对消费者带来损害,且消费者拥有选择的权利。所以,仲春明确提出该案中腾讯不构成搭售行为。

互联网市场的真正危害来自于行政垄断

方兴东认为,真正危害互联网市场公平竞争的最大垄断力量,来自于行政垄断。在他的研究中,作为四大垄断力量之一的行政垄断,其潜在危害程度为五颗星,国有垄断则为四颗星,全球垄断则为三颗星,市场垄断则仅仅有两颗星。在互联网市场,反垄断的重点并非市场本身,中国的互联网市场竞争充分,不可能存在长期控制市场的垄断者,百度,腾讯等公司的开放平台战略,产业共赢基金对于打造互联网产业链有积极意义,我们应以发展的视角,稳妥的态度采用反垄断政策,否则将有损互联网市场的竞争生态。

相关新闻:

标签:
返回顶部